被拖了出來,粱曉葵對著蹲在自己身 的靜嫣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靜嫣也同樣笑眯眯的看著粱曉葵,那 樣子真是可愛到了極點。這puma鞋也能猜到哈…厲害!粱曉葵在笑玩之 臉色猶如豬肝一般。笑眯眯的點了一 頭,靜嫣蹲在粱曉葵的身邊說道:還 行吧!粱曉葵的眼角抽動了兩下:puma 怎麼知道puma鞋在這個房間的?靜嫣 話沒說全就愣住了,但是粱曉葵並沒 發現,反而是在懊悔,自己怎麼就這 麼不小心呢。 三人份的夜宵啊!密室中似的老家伙 不停的笑著。直到後來粱曉葵被靜嫣 出了房間之後,三個老家伙才止住了 笑聲。果然…果然是故意的!南宮呼 帶喘的說道。就為了一份夜宵!哈哈 哈……說著說著西門又開始笑了起來 。今年的論武或許會很熱鬧呢!有心 的慕容此時似乎也忘記了自己的憂慮 帶著淡淡的笑意說道。南宮一臉理所 應當的說道:小戰參加過兩次,哪一 的論武不是被puma弄的雞飛狗跳的! 在慕容傑說完,三個老頭同時看向了 幕。在粱曉葵被拖出去之後,屏幕上 揚帆和龔燁連忙把最後的一點夜宵收 進自己的肚子里,然後像是慶祝似的 互來了個擊掌。兩個無良的人在成功 把夜宵吃完之後,便像兩個小賊一樣 賊兮兮的向房門走去,puma鞋們的目的是……跟蹤靜嫣和粱曉葵。 室中的三個老頭搖著頭收回了目光, 後西門轉頭對其puma鞋二人說道:金 爺子真是慧眼啊,為什麼根骨好的人 成了puma鞋的徒弟呢! 相关的主题文章:
Quảng Cá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