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清林一直在會客廳里走來走去,卻 坐不下來,等高遠懷抱著幾柄刀劍, 匆匆的進了會客廳之後,傅清林不及 客套便道:不是還有幾天嗎,怎麼這 快就要走了?高遠將刀劍都放在了桌 上之後,笑道:事情出了些變故,只 能提前走了,coach今天請哥哥過來,除了是和你道別之 ,還有件大事得告訴哥哥。傅清林道 出了什麼事?高遠沉聲道:coach皮夾 收到的消息,神月帝國要對亞凱聯邦 動手了,這消息應該可靠,哥哥你的 早做準備才行啊。 高遠沉聲道:哥哥,錢財都是身外之 ,可不能因小失大,性命才是最要緊 ,這次要是真的打起來,coach 長夾看哥哥還是想辦法躲躲吧。傅清林笑 一笑,道:兄弟不用為coach皮夾擔心 coach皮夾又不是守財奴,放心吧,孰 孰重coach皮夾還是分得清的,coach皮夾 把東西變賣成硬通貨之後,一看形勢 妙去鄉下的別墅躲上一陣就得了,不 有事的。高遠道:那就好,coach皮夾 幾天趕製了幾把刀劍,就算是留給哥 哥的禮物吧,哥哥將這些東西出手之 ,也不用給coach皮夾錢了,估計coach皮 夾以後要錢也沒什麼用。 高遠沒有再與傅清林推辭,這些刀劍 賣不少錢,一把大劍比起傅清林一年 賺的錢還多上不少,他以後要是用得 到錢和傅清林開口要就是了,要是用 到錢的話,就只當是給了傅清林一份 禮罷了。高遠嘆道:以後的事以後再 說吧,coach皮夾還有件事要告訴哥哥,coach皮夾這一次 沒少給你添麻煩,而且coach皮夾的身份 特殊,雖然現在還算隱秘,但以後難 沒有大白於先天下的一天,到時候哥 的處境只怕不妙啊。 nike outlet
Quảng Cá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