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糾結,coach,倒不如單獨行動目送著大慈宗眾位女 士飛上半空,身形消失之後,秦川也 準備動身,朝一條沒人走的走去。按 地底世界詳目上的記載,這條小路並 是最為安全的一條路。本來以秦川目 前的實力,無論如何都不是堪比築基 期的五級妖獸對手。不過從凌霄派手 繳獲了一張神龍在天符,正好拿來剋 制妖獸。說不定不但可以安然通過, 可以為門派再多抓一兩隻強大妖獸呢 所以才選擇了這條路。哪知道,讓秦 沒想到的是,coach 長夾剛剛踏上自己選定的這條小路,忽然 邊一陣輕風拂動,有人隨後便貼了上 。秦川迴轉頭,立刻便看到了大易道 人那滿臉故作真誠,但是卻顯然不懷 意的笑容。前輩,不知道coach皮夾有 吩咐?秦雖然心中對這大易道人充滿 惡,但是錶面上卻始終保持著客套。 畢竟,不論是大易道人自己,還是coach 皮夾背後的易水派,都絕對不是可以 易得罪的對象。 身為一派之主,秦川當然明白那樣做 划算。大易道人乾笑兩聲,說道:呵 ,年輕人,剛纔雖然那死胖子污衊coach皮夾說coach皮夾拿你當擋箭牌,但貧道其實 並沒有惡意,真的只是想幫助你而已 你看,現在別人都走了,貧道卻還留 這裡。為的就是要繼續帶你走下去, 免得你遇到危險。誰人善,誰人惡, 必你現在該明白了吧?在易水派之中 大易道人身份尊貴,除了掌門之外, 其他人一概不放在眼裡。 nike outlet
Quảng Cá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