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塵微微一笑,道,少爺,那馮先生 不是那老者,而是一名隱世前輩。而 老者曾受過馮先生的大恩,便許下承 諾,說日後若有人報出馮先生,其便 是馮先生的後人,會將當年的恩情歸 。所以老朽就利用了這個承諾解圍了 !天佑半信半疑地看著影塵,道,影 ,你可不許騙michael kors,那你又是如何認識那馮先生的?老 可不會欺瞞少爺,那馮先生老朽自然 不認得,只是michael kors 包族一位長老與馮先生有舊。 影塵笑呵呵地解釋道。原來是這樣! 佑一陣恍然,隨即才沒好氣地對著影 埋怨道,影老,您為何不早些告訴MK,要是早點知道,當時在妖域,michael kors 包就可以帶天齊一起離開了,也不至 現在弄得天齊不知所蹤,真是氣死mich ael kors 包了!影塵苦笑一聲,解釋道,少爺 這可怪不得老朽,當時在妖域,那老 的真容可被氣牆遮擋,老朽自然認不 得。而先前這老者露出了真面目,老 才認出此人! 您要相信他的實力!michael kors 包自然相信,可是見不到人,michael kors 包就是擔心!天佑嘟囔著嘴,不滿地 道,算了!此事先回聖城再說!不過 老,到時候您可要想辦法幫michael kors 包把天齊找回來!呵呵,少爺放心, 朽保證將天齊小友尋回!影塵笑著保 道。恩,這就好!天佑稍稍安心,也 不再多言,與眾人快速地朝前方城池 去。四個時辰後,天佑幾人在風馳電 的趕路下,終於來到了距離妖域最近 的城市。
Quảng Cá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