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關係,coach手拿包不急。高漸飛淡笑道。十幾分鐘後, 漸飛手裡握著一張存款1o萬的銀行卡 擠上了回家的公交車。Z國沿海大省, 對外開放,經濟高度達。而花市作為g 的省會,更是一派歌舞升平,猶如鑲 嵌在皇冠上的明珠一般。花市濱海大 兩旁,摩天大廈鱗次櫛比。這裡是許 大公司的總部。龍飛集團的總部,也 矗立在這裡。龍飛集團,2o11年當選為g 省十大民營企業之一,排名第五。 勢力可謂異常雄厚。飛龍大廈,coach,高28層。乃是龍飛集團內部高層管理 員,尖端技術人員辦公的地方。而龍 集團的老闆龍一飛,平時也在這裡辦 公。飛龍大廈第28層,一間辦公室里。 這辦公室佈置得極為大氣,紅木辦公 ,地上鋪的是哈薩克手工紡織羊毛地 ,書柜上擺著一些青花瓷,牆壁上懸 掛著幾幅古樸淡雅的山水畫。一組米 色沙點綴在這間辦公室里,襯出一絲 尚氣息。 coach斜背包一頭披肩長,被燙成凌亂的波浪捲, 腮胡,大約四,五十歲,穿著一件綠 紅花,花哨得有些過分的襯衣,下身 著一條沙灘褲,腳下是一雙拖鞋。coach 斜背包臉上有一道觸目驚心的刀疤, 然已經結痂,但是那種暗紅色,令人 起來非常揪心。特別是coach斜背包說 的時候,那刀疤猶如一條毒蛇一般, 在臉上扭動著,異常猙獰。阿豹,喝 麼?辦公室里的另外一個人,從辦公 後面繞了出來,微笑詢問道。 http://www.coachoutlet.com.tw/ nike
Quảng Cá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