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指有節奏地敲著桌面:噠噠噠噠。 腦卻不停地轉動,準備想出一個讓這 犢子自己願意賺錢的方法。王長虎最 後下定決心:給這幫犢子先加點料。 好以後,王長虎叫來了軍需官問道: 果coach把早飯的乾糧去掉,中午去一個葷菜 一湯,晚上去掉倆菜上一盤鹹菜,每 能省多錢?軍需官拿出算盤噼里啪啦 一陣狂打,算出後給了一個數:九十 大洋。 王長虎馬上反駁道:coach包包型錄說買就買,以後除了功能包之外,任 任務需要的子彈都要買,槍支也是, 有明價,賣的錢你要記好帳;說吧, 能買多少發?軍需官回答道:大約二 五十發,這是內部傾情價。王長虎摘 帽子,撓了撓後腦勺嘀咕道:他娘的 ,不夠啊!他一拍桌子喊了一聲:*** 把中午、晚上兩頓都給功能包換上粗 ,省下的錢再買子彈,看看能有多少 發? 王長虎打斷道:不用五百七了,就湊 整九百發。你明天就去,不你今天就 庫里提出一千二百發子彈。下午就要 用,你去和李團副說,就說功能包說的。另外,一會兒吃飯的時候你當 那些癟獨子這麼這麼說,功能包有你 好處,否則,功能包現在就要了你的 命。軍需官兩腿發麻:伺候這位爺不 易啊!王長虎走出屋子,看到操場上 罪犯的隊伍正在練隊列,雖然不太齊 但已初現規模,已經有了軍人初步的 子,心中象樂開了花一樣,不過他沒 示出來。 nike
Quảng Cá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