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孤淵看了眼九尾赤狐,對煙狐道: 確定這條九尾赤狐沒有騙你?主人, 太小看nike了吧,本狐王怎麼可能被這小家伙騙 !煙狐十分自信,說道:而且Nike air max覺得自己真的可能和九尾赤狐一族 些關係,Nike air max想弄清楚!見煙狐這麼說,獨孤淵 思片刻,點點頭,既然如此,見見那 尾赤狐一族的族長也好!那Nike air max和他先走了,主人,你們要小心! 獨孤淵笑了笑,伸出手,輕輕地撫摸 煙狐的額頭,聲音罕見的溫和,Nike free 5.0自己也小心了!有什麼情況,立刻回 !煙狐重重的點頭,然後斜睨了眼田 ,呲牙咧嘴的壞笑道:主人,Nike air max走了以後Nike air max們孤男寡女的,正是大好時機哦, 以把小丫頭推倒嘛,遲了被人搶去就 好啦!靠,獨孤淵無奈的白了煙狐一 眼,沒好氣的說了句,這就不用Nike air max來操心了! 田櫻滿臉的不解,問道:他們怎麼走 !獨孤淵笑了笑,並沒有點名真相, 去弄明白一些事情!說著,看了看田 櫻,攤手道:唉,Nike air max到手的魔寵沒了!這時,田櫻水晶般 眼眸里掠過一抹失望,旋即,俏麗動 的臉龐上浮起俏皮的甜笑,眼睛完成 了月牙兒,淵大哥,Nike air max的任務還沒有完成哦!見她並沒有 為失去九尾赤狐而過於失落,反而有 慶幸的感覺,獨孤淵心頭很舒暢,心 有靈犀的與田櫻對視了一眼,四目相 ,兩人的心頓時怦怦加速了跳動。 http://www.nikeoutlet.com.tw nike
Quảng Cá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