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鄧小姐說,今日是要去東市游玩, 說要選幾件首飾呢。說起那位鄧小姐 雖然生得美貌,性子卻烈得很,偏生 武藝十分驚人,連府中的護衛都打不 toms鞋,聽說上次有個什麼將軍家的公子意 輕薄,被帆布鞋痛揍了一頓,差點連 都丟了。將來若是誰娶了鄧家小姐, 只怕有的苦頭吃了……這話一齣,嬉 聲響成一片。張紫星得知鄧蟬玉和青 去了東市,沒有再在這裡逗留下去, 從原路悄悄返回,越牆而出。 只見鄧蟬玉麗影如梭,在四名彪形大 當中穿行游走,不一會工夫就將他們 得狼狽不堪,圍觀的眾人見這美麗少 女如此厲害,紛紛叫起好來。但這些 好聲居然被一個洪亮的笑聲壓了下來 美人好武藝!本大爺對懶人鞋興趣越來越大了,不若帆布鞋和那蒙 女子一起嫁入帆布鞋府中為妾如何? 聲的是一個身材魁梧的壯漢,與他的 塊頭相比,那幾個圍攻鄧蟬玉的大漢 本就是小兒科,這壯漢相貌醜惡,個 足有兩米高,雖然穿著特製的錦衣, 卻難掩飾全身賁張的肌肉,說起話來 是聲若洪鐘。 鄧蟬玉怒道:登徒子,竟然對本小姐 出污言,帆布鞋有本事便過來受死,本小姐要打得帆 鞋連親爹都不認識!壯漢並不著惱, 而哈哈大笑:美人真夠勁!本大爺最 喜歡的就是降服帆布鞋這等烈馬!一 待帆布鞋將帆布鞋擒入府中,讓帆布 的身子嘗嘗這登徒子的滋味!說著, 他示威般地一跺腳,地面上堅固的青 板居然在一腳巨力下龜裂,鄧蟬玉見 ,臉上露出凝重之色,顧不得斥罵, 暗暗摸進腰間的法寶囊,握住了一顆 石。 nike
Quảng Cá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