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紅星聽到這話才知道原來眼前的副 編叫董紅軍,New Balance鞋子,笑著客氣了兩句。這個時候左邊一邊 久沒說話的左婷父親左平開口說道: 小沈不錯,年紀輕輕就寫的出來小說 挺有才氣挺好,而且年紀輕輕的就知 上進,比現在很多小伙子好多了。看 看現在市面上的那些書,整天什麼情 愛愛哭哭啼啼,沒出息!呦,老爺子 這話跟鄧老爺子評價那幫寫傷痕文學 的作家的話差不多啊。 鄧老爺子自然就是那位說:不管黑貓 貓,只要抓到老鼠就是好貓的共和國 革開放的總設計師。而鄧老爺子當年 看到那幫返城知情的作家整天就會寫 些在插隊過程中的悲慘往事,於是評 那些人整天就知道哭哭啼啼,沒出息 。當然,在沈紅星看來,那幫人其實 算有出息了。鄧老爺子說這話只不過 為PUMA是軍人,以前出生入死,以一個法國 學生的身份回國入黨,從屍山人海中 出來的人物,心氣自然是高。 本身全部都是在城市裡長大,很多在 從小都沒吃什麼苦,十歲就離了父母 鄉下去勞動,吃了若幹年的虧終於盼 來了改革,聽說可以開放高考了。彪馬們青春期的時候碰到造反派造反,說 書無用,說老師是臭老九,老師沒心 教書,愛玩的年輕人自然也沒多少心 思學習。等畢業了又碰到上山下鄉, 來城市裡的日子過的好好的卻跑到窮 惡水去種什麼田。
Quảng Cá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