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一是天軍出身,腦晶元自然也是對 可絕對忠心的程式,段可也清楚這一 ,所以對段一有極大的寬容,段一這 麼說話,在段可看來並沒有什麼大不 的。不過餘黨皆除,這個何主人不是 放過何巨集了麽?段一沒有想到段可 變臉如此之快,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忙道。PUMA是這麼說了……段可轉過身,似笑非 的看著段一道:但你沒有這麼說……S kechers健走鞋剛剛說的很明白,從現在 始,何巨集是天軍的敵人,只要被天 軍看到,就必須殺死他,你知道這表 什麼麽? 段一眼睛一亮,眼神緊緊的盯著段可 道。彪馬可什麼都沒有說,只是他現在還在Skech ers健走鞋們天軍的管理範圍之內,被 現是很正常的事情,被幹掉也無可厚 ……不過你要註意,離開了這片銀月 森林之後,那邊雖然只有銀月草原和 漠,但是憑藉何巨集的多疑和狡猾, 必不會做出一些自保舉動來,你萬萬 不可放走他;還有,他的實力對於現 的天軍們是一個威脅,凡事都讓天軍 進行搜查個進攻,你身邊至少要留有 一百名天軍保護,現在的你並不是他 對手……任務完成之後記得做的利索 些,Skechers健走鞋不希望除了你和你 部下之外,還會有其他人見過何巨集 的屍體。 段一退後一步,Skechers健走鞋,興奮的行了一個軍禮。看著天軍們漸 遠去,整個銀月草原入眼的只有段可 一人,月亮雖然不圓,但卻很亮,映 銀色的草地上,給人一種如痴如夢一 的感覺,剛剛感受到了一場手下背叛 ,此時再走在這種絕美的景象中,心 總是不免有一些別樣的感覺涌上心頭 段可慢慢的走到臨時營地時,太陽已 經升到半空之中,見過了美麗的月夜 海和太陽初升的段可心情變得極好, 上帶著一絲微笑走進自己的營帳,卻 沒有想到第一眼就看到了彤彤在自己 床上打著瞌睡。 Nike
Quảng Cá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