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e 蕭極口中咬住黑魚統領的黑色魚鱗,MK錢夾,以自己的信子辨認敵方妖獸,很容易 分別了出來。與蕭極口中魚鱗氣味相 同的是有些腥苦的奇特氣息,而金蟾 一方的妖獸則是血腥味極重,很容易 分辨了開來。一尾將一條藍色的煉體 兩重妖獸抽得骨裂肉綻,身軀迅速纏 上另一隻煉體三重的海蝦,直接將其 碎,一口吞入腹中,總算緩解了蕭極 饑餓的胃部。 兩隻魚類妖獸正在瘋狂對殺,一位剛 轉過身的隊長級別魚類將其中一隻敵 妖獸一口咬死,卻發現那被咬死的妖 獸身體莫名地消失無影。雖然這名隊 級別的三重煉體境界妖獸有些詫異, 早已殺紅眼的MK單肩包並不理會這些,而是朝著其MK手提袋方 向的妖獸,廝殺而去。海底的海水均 鮮血染紅,那無數的妖獸皆在海水之 交戰,慘烈不堪,不過奇怪的是倒是 沒有發現一具屍體,不過這並不影響 大敵對妖獸之間的戰鬥。 這條小蛇有點意思,專挑那些四重以 的妖獸下手,從不與四重的妖**手, 來是個聰明的家伙。不過,聰明的家 生在敵方,就不是什麼有意思的事情 了。金蟾王一方,一隻渾身突兀不平 青褐色大蟾,趴在一土丘之上,如一 小山般,一對外突的雙目看向妖獸群 中的蕭極。青蟾大將,待MK手提袋將那條小蛇抓來,給大人您熬蛇羹。 旁一隻銀白色的帶魚,足有六丈長短 鋒利地牙齒裸露在外,絲毫不懷疑哪 能咬穿鋼鐵。
Quảng Cá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