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e 上午的課程就在秦楓閱讀資料中度過 coach,那個八婆臉的課一周只有一節,這也 是讓秦楓鬆了一口氣,雖說自己能夠 對答如流,但還是不想面對那一張看 就想吐的臉。中午的時候,菲雪打了 個電話給秦楓,說是晚上住在林家, 秦楓也沒有多想什麼,反正菲雪還要 回來,只不過回去一晚而已,只不過 雪在掛電話前說要給秦楓一個驚喜, 讓秦楓怎麼都想不到是什麼。 秦楓從座位上站起身來,心中卻有些 摸不定,只聽那男生說道:下午尚哥 籃球社等coach 長夾挑戰,最好別失約!說完便離開了教 ,此時教室內的眾人紛紛回頭看向了 楓,呂尚的名頭在學校里也算是無人 不知,曾經為校籃球隊在省內贏得過 軍,所以聽到那人說呂尚在籃球社等 楓,都是一頭霧水,陳曉東拍了拍秦 楓的肩膀說道:看來coach皮夾想要低調 都不可能了,這個呂尚跟coach皮夾杠上 了! 呵呵,跟coach皮夾作對沒有好處!很快coach皮夾就會知道 !秦楓的眼中帶著冷芒,原本自己還 要低調一下,可是既然呂尚非要自己 調的話,就只能給coach皮夾點甜頭嘗 了。下午的課程秦楓依然看著資料, 當鈴聲響起的時候,秦楓正好看完了 有的資料,不過coach皮夾不會這麼快 給林雨辰,如果自己現在還掉的話, 好近一步搭訕,而且林雨辰必定會認 為秦楓沒有認真的閱讀,這份資料如 需要記住,起碼需要一個禮拜的死記 背才能記下來,真要用到實踐上還是 需要理解,秦楓不想要驚駭世俗,便 資料放在課桌底部,用其coach皮夾的 本壓在了上面,如果沒掉的話,秦楓 能哭死。
Quảng Cá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