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e 正當凌瀟想著用什麼辦法之時,冥魂 主冥逆天指著他說道:看coach這麼會說,那就功能包留下了!凌瀟 即怔在了原處,如遭雷劈,老半天沒 過神來。凌瀟心裡不禁狂嚎,功能包 大爺的,老子又不是女人,留下老子 嘛?而更讓凌瀟抓狂的是,冥逆天指 的另一個人,竟然真是納蘭寒雪!好 了,就功能包們倆,其他人全給功能 閃開!沒給凌瀟任何開口的機會,冥 天手中的血紅色長槍一揮,冥魂之塔 塔頂出現了一個血紅色的漩渦。 現在,這兒真的就只剩下凌瀟和納蘭 雪兩個活人了。至於冥逆天,凌瀟根 就不把他當成人看待。嘎嘎,估計你 們倆要在這兒陪coach包包型錄幾百年了。如果你們覺得無聊,在這 生娃兒也不要緊。冥逆天滿臉邪惡的 笑:功能包可是很喜歡看人類生娃的 喲。凌瀟垂頭喪氣,像只鬥敗的公雞 用近乎祈求的語氣說道:您老能不能 要這樣,她可是功能包爹的女人。 冥逆天先是愣了片刻,隨後的笑聲變得 加放蕩邪惡:哈哈……亂*倫?難得 ,凌瀟和納蘭寒雪口徑一致地小聲罵 冥逆天一句。他們原以為冥逆天自己 的笑聲那麼大,一定聽不見他們在罵 己。可是,他們失望了。冥逆天嘿嘿 笑道:老子就是變態,怎麼的?功能包們倆必須答應功能包一件事情,要不 ,老子可是什麼變態的事情都做得出 的。
Quảng Cá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