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這舞廳之中坐著幾十位青年男 ,全都是穿著統一的服裝,男士坐在 側,穿著黑色的西裝,女士則坐在右 側,全是一水的白色長裙,而這也還 罷了,更為主要的是這些人的臉上, 都戴著造型別緻的面具,色彩斑斕, 煞是好看。這擺明是在與國際接軌的 妝舞會啊,秦揚一見,便就樂了,轉 看向李寶山說道:老李啊,咱們市的 教育戰線果然是走在了與國際接軌的 度上了啊,居然是化妝舞會啊,這可 ua第一次參加啊。 張萬鈞舔著臉附和著說道:第一次都 值得珍惜的啊,其實,咱們市這樣的 妝舞會可也是第一次啊。正好是第一 次對第一次!大家都沒有經驗,還望 市長多多海涵哦。秦揚點了點頭,笑 說道:與國際接軌是一件好事,不過 ,可不要有些接軌,有些只是要談論 符合國情哦。絕對不會,絕對不會,ua curry們青陽教育局素來都是新教學法的試 點,ua 鞋們一向都是本著與國際先進經驗接 的好做法的,絕對不會只取其糟粕, 其精華的啊。 李寶山這個時候,終於開口來緩和一 氣氛說道:咱們教育戰線上的人們, 太辛苦了,待遇也一直上不去,也只 有在精神生活上追求一下幸福了。唉 這是ua 鞋們教育人的悲哀啊,也是國家的悲哀 民族的悲哀。秦揚被這老憤青也激得 沒有地方說話了,也唯有笑著點了點 頭,雖然沒有說話,不過,也多少表 瞭一些自己的態度。這讓張萬鈞頓時 了一口氣,生怕自己差一點拍馬屁拍 到了馬腿之上,而李寶山也是微微的 了點頭,雖然秦揚的表態並不十分的 確,不過好歹也是有所表示的了,這 就是難得之處,也是令人振奮的地方
Quảng Cá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