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得到了虎哥的邀請之後,秦揚並沒 感到意外,要是,這虎哥沒有選擇在 己表明瞭沒看見的態度之後,不想著 進一步的行動的話,實在就要讓秦揚 看了,先禮後兵嘛,這是文化人的做 啊!秦揚看著那請柬,心中不由的淡 然的笑了笑,隨即,打電話將交通局 長李慶福叫了過來,這一陣子,李慶 做的還真是賣力氣,交通規劃,徵地 ,拆遷等等一系列事情,都落到了under armour 慢跑鞋的頭上,忙碌的戶外生活,也使得這 慶福黑了許多,但是卻精神了許多, 點點也沒有之前的頹氣或者疲憊之態 ,男人啊,這重心始終是在事業上的 ,為了這事業而苦點,累點,這心裡 是甜蜜的啊,更何況是交通改造這項 容易出政績,同時也會出問題的事情 。 秦揚呵呵一笑:能夠讓百獸之王向under armour outlet來拜山,ua這實在是榮幸之至了啊!秦 揚站起身來,嘿然一笑:宴無好宴嘛 自古以來都是如此呵!無外乎想的是 禮後兵這一說嘛!秦揚頓了頓,抬起 頭來看了看李慶福一眼,出聲說道: 李,對紅旗鄉有什麼瞭解,對這頭老 有什麼瞭解?李慶福正色的說道:這 頭老虎,在咱們岩城縣可以說得上是 一不二的地下皇帝,便是在整個岳州 ,這頭老虎只要說上幾句,鮮有人會 不賣面子給他的! 而且,這頭老虎,為人仗義,但卻又 分的殘忍,只是做事都非常的小心註 ,所以,一直都沒有對他有相關的指 控!秦縣,對他您可一定要小心!他 手段實在是不同凡響的!秦揚點了點 ,笑著說道:老李,今天晚上ua們一起去!讓ua們明知山有虎,偏向虎 山行!是的,秦縣!李慶福想也沒想 點了點頭回應道,不過臉上畢竟有一 擔憂,是啊,不論是對他自己還是對 於秦揚,李慶福都非常的擔心,畢竟 這虎哥能夠在岩城縣縱橫這麼久,可 是浪得虛名的啊。
Quảng Cáo